张知白
张知白幼年好学,端拱二年(989年)登进士第,经屡次升迁担任河南节度判官。咸平年间上疏,说当今要务,真宗认为他与众不同,召他在舍人院考试,代理右正言。张知白献上《凤扆箴》,出任剑州知州。一年后,召试中书,加直史馆,真宗面赐他五品服,掌管三司开拆司。江南旱灾,张知白与李防分路安抚。回来后,代管勾京东转运使事。周伯星出现,司天按祥瑞事上奏真宗,群臣都恭敬地祝贺。张知白认为国君应当修养德行顺应天意,而周伯星的隐现没有什么关联,借此陈说治理国家政策的关键。皇帝对宰相说:“知白可以说是对朝廷尽心尽力了。”帝王行封禅事,昭告天下太平,升知白为右司谏。陕西饥荒,真宗命张知白巡视陕西。不久掌管邓州。恰逢关西流亡在外受人雇佣的人到邓州境内,张知白打开粮仓,又招募百姓拿出来赈济他们。提升为龙图阁待制、知审官院,再提升做尚书工部郎中,出使契丹。张知白认为朝廷设置官员,重朝内轻朝外,为了援引唐代李峤的建议调动台阁之臣主持藩郡事务,于是自请补任外官,真宗不应允,就命他纠察在京城的刑狱之事,张知白坚持请求,执掌青州。回到京师,请求领国子监。真宗说:“张知白难道是在处理艰巨繁杂事务上筋疲力尽了吗?”宰相回答说:“张知白任职于朝内朝外,未曾为自身考虑过。”于是升做右谏议大夫、代任御史中丞、授给事中、参知政事。

北宋沧州清池(今河北池州东南)人,字用晦。端拱进士。累迁河阳节度判官。知邓州时,曾发仓米及募民粟赈济饥民,迁尚书工部郎中。大中祥符九年(1016),任参知政事。因与时相王钦若议多不协,遂称疾辞位。仁宗即位,召为枢密副使。天圣三年(1025),拜相。时契丹陈兵恫吓,他请以防河为由发兵守备,契丹军被迫退走,卒于位。

鲁宗道与张知白

参政鲁公当谏官(时),真宗派人紧急召见他,(后来)在酒馆里找到他,(鲁公)入宫以后,真宗问他从哪里来,(他)如实地回答(真宗)。皇上说:你(担任的官职)属于清望官,为什么在酒馆里喝酒?(他)回答说:小臣家里贫寒,客人来了没有食具、下酒菜、水果,所以就到酒馆请客人喝酒。皇上因为(鲁公)没有隐瞒,越发尊重他。张文节当宰相(时),自己生活享受如同(以前)当河阳节度判官时(一样),亲近的人有的劝他说:您现在领取的俸禄不少,可是自己生活享受(却)像这样(节俭),您虽然自己知道(自己)确实(是)清廉节俭,(但是)外人(对您)很有讥评,说您如同公孙弘盖布被子那样矫情作伪,您应该稍稍随从众人(的习惯做法才好)。”(张文节)公叹息说:“我今天的俸禄(这样多),即使全家(穿)绸缎的衣服,(吃)珍贵的饮食,还怕不能做到(吗)?但是人们的常情,由节俭进入奢侈(是)容易(的),由奢侈进入节俭(却)困难(了)。我今天的(高)俸禄哪能长期享有(呢)?(我)自己(的健康)哪能长期保持(呢)?(如果)有一天(我罢官或病死了,情况)与现在不一样,家里的人习惯于奢侈生活已经很久,不能立刻节俭,(那时候)一定会(因为挥霍净尽而)弄到饥寒无依,何如(不论)我作(大)官或不作(大)官,活着或死亡,(家中的生活标准都)固定像(同)一天(一样)呢?”唉,大的有道德才能的人的深谋远虑,哪里(是)凡庸的人所(能)比得上的呢!

历史评价

知白在相位,慎名器,无毫发私。常以盛满为戒,虽显贵,其清约如寒士。然体素羸,忧畏日侵,在中书忽感风眩,舆归第。帝亲问疾,不能语,薨。为罢上巳宴,赠太傅、中书令。礼官谢绛议谥文节,御史王嘉言言:“知白守道徇公,当官不挠,可谓正矣,谥文正。”王曾曰:“文节,美谥矣。”遂不改。

文言文《张知白传》出自栏目《文言文大全》,其诗文如下:

【原文】

张知白字用晦,沧州清池人。幼笃学,中进士第,累迁河阳节度判官。咸平奏疏,言当今要务,真宗异之,召试舍人院,权右正言。献《凤扆箴》,出知剑州。逾年,召试中书,加直史馆,面赐五品服,判三司开拆司。

江南旱,与李防分路安抚。及还,权管京东转运使事。周伯星见,司天以瑞奏,群臣伏阁称贺。知白以为人君当修德应天,而星之见伏无所系,因陈治道之要。帝谓宰臣曰:“知白可谓乃心朝廷矣。”东封,进右司谏。又言:“咸平中,河湟未平,臣尝请罢郡国所上祥瑞。今天下无事,灵贶并至,望以《泰山诸瑞图》置玉清昭应宫,其副藏秘阁。”

陕西饥,命按巡之。寻知邓州。会关右流佣至境,知白既发仓廪,又募民出粟以济。擢龙图阁待制、知审官院,再迁尚书工部郎中,使契丹。知白以朝廷制官,重内轻外,为引唐李峤议迁台阁典藩郡,乃自请补外,不许,遂命纠察在京刑狱,固请,知青州。还京师,求领国子监。帝曰:“知白岂倦于处剧邪?”宰臣言:“知白更践中外,未尝为身谋。”乃迁右谏议大夫、权御史中丞、拜给事中、参知政事。

王钦若为相,知白论议多相失,因称疾辞位,罢为刑部侍郎、翰林侍读学士、知大名府。及钦若分司南京,宰相丁谓素恶钦若,徙知白南京留守,意其报怨。既至,待钦若加厚。谓怒,复徙知白亳州,迁兵部。仁宗即位,进尚书右丞,为枢密副使,以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会灵观使、集贤殿大学士。时进士唱第,赐《中庸篇》,中书上其本,乃命知白进读,至修身治家之道,必反复陈之。

知白在相位,慎名器,无毫发私。常以盛满为戒,虽显贵,其清约如寒士。然体素羸,忧畏日侵,在中书忽感风眩,舆归第。帝亲问疾,不能语,薨。为罢上巳宴,赠太傅、中书令。礼官谢绛议谥文节,御wWw.sLkJ.oRG王嘉言言:知白守道徇公,当官不挠,可谓正矣,谥文正。王曾曰:文节,美谥矣。遂不改。

【翻译】

张知白字用晦,沧州清池人。幼年酷爱学习,考中进士,经多次升迁河阳节度判官。咸平年间上疏,议论当今最重要的事务,真宗认为他不同一般,奉召应试舍人院,代理右正言。敬献《凤扆箴》,出京知剑州。过了一年,奉召考试中书,兼任直史馆,真宗亲自给他赐予五品官服,判三司开拆司。

江南发生干旱,张知白与李防分路安顿抚恤。回到京师后,暂时主管京东转运使事。周伯星出现,司天将它作为祥瑞上奏,大臣们跪伏在阁下相庆贺。张知白认为人君应当实行德政来符合上天的旨意,而星象的出没与此没有任何关系,于是张知白陈述治国之道的关键。真宗对宰相辅臣说:“张知白可以说是关心朝廷了。”真宗东封泰山,张知白任右司谏。张知白又进言说:“咸平年间,河湟还没有平定,我曾经请求罢除郡国所敬献的祥瑞。如今天下平安,神灵赐福一起到来,希望将《泰山诸瑞图》放置在玉清昭应宫,将副本收藏在秘阁。”

陕西发生饥荒,朝廷命令他按察巡视。不久任邓州知州。正值关右流民到达邓州,张知白已经打开了粮仓,又征求百姓拿出粮食加以救济。提升为龙图阁待制、知审官院,再升任尚书工部郎中,出使契丹。张知白认为朝廷的官制,重视京官而轻视外官,给朝廷推荐唐李峤建议让台阁主管属国郡县的做法,就自己上疏请求出京补官,未获批准,(朝廷)就任命他纠察在京的刑事案件,他坚决请求离开京师外补,于是任青州知州。回到京师,请求主管国子监。真宗说:“张知白难道是厌倦处理烦难事务了吗?”宰臣说:“张知白历任朝廷内外官职,不曾为自己作过任何谋划。”于是张知白被升任为右谏议大夫、权御史中丞,授予给事中、参知政事。

当时王钦若任宰相,张知白与王钦若的意见经常不一致,于是声称有病而辞去官位,被免为刑部侍郎、翰林侍读学士、知大名府。等到王钦若分管南京,宰相丁谓一直讨厌王钦若,就将张知白调任南京留守,以期他报复怨恨。张知白到任后,对王钦若却更加优厚。丁谓十分气愤,又将张知白调任亳州,升为兵部。仁宗即位后,张知白进升尚书右丞,为枢密副使,以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、会灵观使、集贤殿大学士。当时呼名召见登弟进士,赐《中庸篇》,中书递上本子,就命张知白进行讲读,讲到修身治家的道理,他一定反复陈述。

张知白任宰相,谨慎地对待等级仪制,没有一丝一毫的私心。常常以盛满作为警戒,虽然身为显贵,但清廉简约如同贫寒之士。张知白身体一向虚弱,忧虑畏惧日渐侵袭,在任中书时突然中风目眩,乘车回到府第。皇帝亲自探问病情,张知白不能说话,去世。为此,皇帝停止了上巳宴,追赠太傅、中书令。礼官谢绛建议授予张知白谥号“文节”,御史王嘉言说:“张知白守道为公,任官不屈从,可以说是正直了,应赠谥号‘文正’。”王曾说:“文节,是一个美好的谥号了。于是不改变。